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辅助访问

投带桥论坛

搜索
查看: 339|回复: 0

为什么在过去五年互联网金融野蛮式生长?

[复制链接]

9

主题

9

帖子

2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7
QQ
发表于 2018-2-7 10: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互联网金融最新新闻:
  需求侧的巨国效应和升级效应
  新金融的各种业态、各种产品、各种服务模式蓬勃的发展起来,从需求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庞大的需求确实给我们新金融里面各个业态,无论你是做P2P,做车贷,还是做担保,还是纯粹者互联网金融,中国庞大的市场确实给大家提供了这种业态生发的土壤,就像我们看到今天在场下之前休息的时候,我没想到胡润先生用微信用的这么6,我说张小龙实际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微信能在中国生发,除了像张小龙这样的科学牛人,它还是需要一个庞大的市场。2016年我曾有机会在特拉维夫拜会以色列的创新之父Yossi Vardi,ICQ的创始人。QQ的灵感来自于ICQ。马化腾创造了OICQ,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QQ。但是,我们知道,以色列只有800万人口,而中国则有14亿人口。这个东西在以色列不行,在深圳可以,在中国可以,因为我们的市场基数、人口基数是非常庞大的。
  而对于新金融业态来讲,我们最大的客户群体是什么呢?实际上是中产阶级及其中产阶级以下的普通收入阶层。中国有二三亿的中产阶级,新金融服务的客户群体规模更为庞大。所以我们在普惠金融领域其实是把传统金融机构、传统金融业态、传统服务形式打的落花流水,于是我们看到传统的银行、传统的信托公司在和新金融领域这些机构相比的时候,他们在服务小微、服务普罗大众方面其实要差非常大的一块,为什么呢?从金融的思路,从管理的流程,从体制,从机制,从互联网的应用,从新金融生发的这种基本价值理念出发,它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从需求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国的新金融业态应该说未来发展的空间仍然十分巨大,我们对于近期监管的这种不友好我觉得完全不必妄自菲薄、自暴自弃,反倒我觉得应该说这个监管帮助我们去掉泡沫,去伪存真,帮我们净化生态环境,而中国的新金融业态我觉得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仍然是一个朝阳行业,这就是我们庞大的需求所导致的。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中国正处于一个史诗级的消费升级阶段。中国的人均GDP水平已经突破9000美元,按照国际经验,人均GDP6000-12000美元的时候,发达经济体都经历了一个消费升级阶段。中国处于消费升级阶段的群体规模十分庞大,也必然需要更为便捷、更为丰富的金融服务。
  供给侧的僵化结构和转换刚性
  为什么在过去5-10年,特别是过去五年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或者我们讲新金融行业出现了一个野蛮式的生长?客观上讲监管没有跟上,监管不配套,主观上讲我们也看到整个这个市场确实参差不齐,大家抓住货币金融环境比较宽松,影子银行体系膨胀,应该是绝好的机会,与整个传统金融一起经历了最好的五年时间,也可以这样说,在2012年到2017年这五年时间是中国无论是传统金融和新金融领域最好的五年黄金发展期,感谢各位在过去五年你身在其中。
  如果你进入的比较早,第一桶金积累的比较早,恭喜你,你成功了,你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呢?是尽快的备案,尽快的拿到牌照,尽快的主动接受招安,纳入到监管当局所设立的监管体系当中去,如果过去五年你起步慢了,你还没有发展起来就遭遇到了比较强力的监管,遭遇到了一个监管寒冬,对不起,这个时间点确实过去了。
  所以2017年开始我们看到整个新金融行业进入到了一个什么呢?官方的语言描述叫规范发展期,用我们自己的语言朴质的理解,其实是金融到了去杠杆、去泡沫,实际上到了一个去伪存真的发展期。
  为什么新金融业态在供给层面能够发展起来,因为整个金融市场结构是一个以国有机构为主体的市场结构,这种垄断或者垄断竞争式的市场结构,其实给新金融业态、新金融发展提供了机会,在欧洲,在美国,在胡润先生的老家英国都不会存在,这是中国特有的市场结构提供的新金融业态发展的土壤,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应该感谢这样的市场结构。
  即便是传统的金融机构意识到了市场的变化、技术的变化,他们也来不及转换,这些传统金融机构的体制、激励机制、管理流程也无法实现快速转换。说到底,做金融的思路完全不同。我们看到,最近五年,传统金融机构的大量从业人员加盟新金融业态,甚至“降维”,很能说明问题。
  技术端的后发优势和跨界创新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实际上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扁平化的金融市场,带来了一个扁平化的世界,从世界扁平到金融市场扁平。传统金融机构不愿意不屑于服务的群体,在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撬动下,成为新金融企业服务的主要客群。中国也出现了一个后发劣势突然一下变成了后发优势的现象。很多美国人,很多欧洲人,包括香港通报、台湾同胞很感慨,中国在一个四五线城市里面普通老百姓用的是智能手机,这种技术驱动把中国一下子从所谓后发劣势带到了后发优势,这个进步正好也是互联网金融业态发展的驱动力。
  技术的进步也打破了社交软件和传统金融的界限,给新金融创新提供了催化剂。当整个市场扁平了以后,我们对交易的需求,我们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变得更加个性化,我们对于用户的体验要求更高了。
  今天无论是在偏远的中国乡村还是在深圳、广州这样的中国一线城市,大家其实都是用智能手机来完成所谓新金融业态的各种服务,你要买理财产品,你要贷款,你要看胡润百富榜,都是用智能手机,你要看排行,我们可以通过APP,可以通过这些互联网金融机构的APP,通过他们专属的小程序,甚至通过微信作为入口,来完成这些金融服务,所以我看从技术这个层面应该说也是互联网金融业态发展的基础动力,而技术的这种演进,特别是在现代基础设施里面,无论我们看到的微信也好,无论我们用到的APP也好,这种技术其实还在演进,小程序的开发越来越多。
  实际上在2013年那个时候,对于APP会成为主导还是微信会成为主导,在技术上是有争论的,APP和微信到底哪个会成为基础设施,其实是有争议的,当然站在今天2018年年初这个语境之下,我们发现这个已经不需要再争论了,微信毫无疑问会成为我们互联网金融业态里面,可以这样说,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要关注张小龙的动向,他玩跳一跳,你也要体验一下,所以这是技术进步对我们整个金融业态发展带来的改变。
  监管面的滞后、过度、分歧和合流
  对于中国的新金融从业者而言,监管的中国特色必须认清。今天当监管变得更加严厉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感受到监管的存在性,包括刚才胡老师讲到的区块链通卡的问题,监管现在实际上对这一块的态度不是那么友好的。在过去五年里面,整个监管环境实际上是相对比较宽松的,甚至可以这样说,由于技术的进步太快了,我们商业模式这种演进太快,以至于监管当局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这些商业模式已经生发出来了,已经做成了,已经完成了第一桶金的原始积累。
  同时在过去五年我们看到整个货币金融环境相对比较宽松,也给互联网金融的业态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盘子足够大,蛋糕足够大,所以我们可以服务普罗大众。但是我们也发现这里面也发现了一些风险,在最开始互联网金融业态的发展是非牌照制的,甚至非备案制的,是脱离监管的,监管还没有想好怎么去管理,所以经历了一个野蛮生长的过程,但当一些金融风险爆发的时候,这种行业业态的发展和监管的关系其实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
  从我们这个角度观察,这种态度变化大概发生在2015年,就是新金融业态一些企业出现问题,甚至出现创始人跑路的问题,其实他把整个新金融业态的生态环境给恶化了。监管机构对于整个这个领域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他突然变得不太友好,他发现有些人是要跑路的。
  当然从学理上探讨,我们看到一些互联网金融业态发展不快,它的发展能力有限,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些互联网金融业态一开始就是一个旁氏融资、旁氏骗局,资产端的收益率没法覆盖负债端的成本,中间我们看到这些互联网金融业态从两头被挤爆,就是一个时间问题,而这些机构又没有所谓期限管理的能力,势必会出现问题。
  这些机构出现问题,短期来讲对于整个互联网金融生态或者新金融生态实际上不是一个好事情,但从长期来看,如果大家想立足于新金融业态这种发展,我们要打造百年老店,我觉得可能必然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e租宝是最早被监管机构关注并且采取措施的。2017年也经历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例如钱宝网。
  所以监管机构在过去几年它的态度实际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并且至少在未来两三年里面监管机构对于整个新金融业态这种发展的基本态度,我提醒大家,大家也不要光听好听的,对于新金融业态这个发展总体上是偏负面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无论我们是做哪一块产品和服务的,无论我们是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特征,我希望大家在这个过程当中要熬过来、活下去,主动接受监管,主动备案,主动拿牌照,强化“四个意识”,坚持党的领导,这是我们在中国新金融业态发展里面我觉得生存之道。
  当然我们也看到在监管里面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为什么过去五年大家发展很快,因为这里面有一个中央监管机构或者地方监管机构的博弈或者分歧,很多新金融业态的发展是通过地方上的鼓励先发展起来的,因为地方的金融管理部门或者监管机构在过去五年更强调的是发展而不是监管,所以它鼓励本地企业或者地方企业能够尽快发展,能够提高自己的业态,所以地方的金融管理部门是鼓励本地企业的发展,而中央监管机构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也不太方便伸手的时候,我们的新金融业态就是在这种缝隙当中快速的成长起来,所以中国我觉得我们的监管也非常有特点。
  但问题在于当2015年以后很多新金融业态很多企业出现问题的时候,地方的金融管理部门逐渐的兼具了金融监管机构的特点,我们看到很多省的金融办都加挂了地方金融监管局的牌子,也就是说在2015年以后中央监管机构和地方监管机构逐渐出现了合流,因为出现问题了,中央要问责,地方也说不过去,那好,那我们要共同监管,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几年几个重要的风险点,包括泛亚的事情,其实是促成了中央监管机构和地方监管机构的合流,也就是说在监管方面我们看到从现在这个时点上我们很难说中央监管机构和地方监管机构之间出现这种博弈,这种缝隙实际上是被堵死的。
  但是对于已经发展起来的新金融业态来讲,其实地方监管机构仍然是我们沟通、交流、博弈的重要伙伴,我提醒大家,我不知道我说清楚没有,我也不好说的太明白,毕竟这是在直播,地方监管机构相对来讲对于今天所在的各位新金融企业来讲相对要友好一些,很多监管政策的沟通、交流、博弈、公共关系,其实我们可以充分依托区域的金融办、市里的金融办、省里的金融局,大家要注意到这种分化。
  这是我说的所谓缝隙的这种创新,四个要素,从需求、供给、技术和监管层面来看待新金融业态的发展。跳出新金融领域简单总结一下,我觉得2015年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节点,中国发现股灾,中国最高当局对于监管的这种态度也发生变化,2015年实际上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真正采取措施,我们看到实际上是2016、2017年,这里面有一个所谓的监管时间差。
  未来的风险机遇和趋势
  我们最近的情况,出去说从危和机两端去看,怎么看待我们面临的机遇和风险,我们正在面临一个从强刺激到去产能的过程,这个去产能仍然在进行。对煤炭、钢铁的限产,在南北方出现了很大的差异。北方比较讲政治,真的限产,所以现在北方一些地方空气很好。南方一些地方则在开动马力生产。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当然从长期来看我们也正在经历一个从人口红利到人口老龄化的过程。从国际环境来讲,我们实际上有一个从全球化到逆全球化的过程,今年应该说最大的风险来自于美国的贸易政策,来自于特朗普总统的选择。
  从未来这个机遇来看,我们总结了几个方面, 一是突破管制的供给,我们看到中国有很多管制,包括今天我们所处的行业新金融行业,实际上它有一个管制。我有一个谬论,凡是政府鼓励的一定要规避,凡是政府管制的领域我们要去寻找发展,因为管制就有供给短缺。二是提高供给的效率,比如说苹果手机,比如说微信,比如说像特斯拉汽车,性价比越来越高。第三个机会是淘汰落后的供给,我们看到在传统行业里表现非常明显,整个出现了产业集中度提高,强者恒强的过程,同时我们看到在家电、食品、饮料领域里面,出现了集中度确实在提高,向龙头集中,强者恒强这种情况。
  未来的趋势我想简单跟大家梳理一下,一是在区域发展上分化会更加严重,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比如杭州和陕西对比,杭州127家上市公司,整个陕西省46家,这种差距越来越大,而且从上市公司的结构来看,杭州的情况和陕西的情况差异非常严重,一个新兴产业多,一个传统产业多。第二个是新老分化,我们拿深圳和辽宁做了一个对比,广州现在已经变成环深圳城市了,深圳GDP超过2万亿,超过广州。我们再看辽宁,经济下滑严重,产业机构重化、国有化。我们看到区域的分化会愈发严重,新增人口越来越向一线和新一线城市集中。
  二是消费升级动力强劲。我们看到新中产的规模越来越大,它的消费升级动力非常强劲,可以这样说,我们对于消费升级的这种眼光一定抱着一个信仰的态度,为什么胡润百富榜会越来越重视,大家看到的不是前面这一百个,而是希望自己进来能进入前200个、300个、500个,今天新中产阶级里面有很多人是未来5-10年里面是完全有希望进入胡润百富榜里面的,所以我们看到新中产阶级的形成带来的消费升级以及它带动的产业升级能力是非常强的。
  未来的投资领域,我们把它总结了几个领域,FRESH。在社交娱乐(FUN);财富管理(RICH);教育(EDUCATION);安全,包括信息安全、军民融合、食品安全等等(SAFE);健康(HEALTH),包括医疗、养老、环保新能源这些领域。我们看到有非常多的投资机会,在经历这个强监管、去监管、去泡沫化的过程中,阳光确实在风雨之后,对于新金融业态的发展我个人还是充满信心。
  当然,中国的经济能够稳健的发展,实现升级,规范阳光,我也相信胡润也能够获得更大的市场,影响力也会越来越大。
attachment_image.gif
楼主热帖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百度地图-手机版-投带桥论坛 ( 蜀ICP备17018161号  
GMT+8, 2018-8-17 22:40 , Processed in 0.708809 second(s), 30 queries , Xcache On.